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1f888.com > 正文内容

我的长征——乌蒙山越野赛赛记 第五章

发布日期:2019-05-14 20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我回来啦!经过126小时48分的日夜奋战,我终于完成了国内首届330公里乌蒙山越野赛!

  离终点昭通市委党校500米左右的路上,两侧开满了矫妍的向日葵花,仿佛专为胜利的英雄们盛开。

  此时此刻,我的心情非常激动。不仅是重走红军长征路,更体会了红军战士的艰辛和不易。2019年香港王中王资料大全,我更加珍惜现在美好的生活。一路的经历总是沥沥在目……

  连续两天的大雨使我鞋子全湿,满脚的水泡总觉得坚持不下去,产生了放弃的念头,队友萍儿的鼓励是我坚定地坚持下去的动力,合理安排自己的体能,放松自己的心情。想着当年红军战士长征路上的感觉,我一定要完成比赛。

  一路上,俞永富大哥和金恩都老弟的互相陪伴和照顾,我们同住一个帐篷,同住一间房间。成了真正的朋友!和俞大哥是cp7结伴同行。那时刚过了97公里,连续的三个一千多米爬升几乎筋疲力尽。因为连续降雨,刚换好的装备又面临四次过河,我只好一次次脱鞋穿鞋,好多运动员就直接蹚水而过。

  过了cp12就要过蚂蝗山。这时,遇到了金老弟,20斤的装备,他背了一路,真叫我佩服。后来我也受益非浅!蚂蝗山上蚂蝗太多太多,每个人都防不胜防,搞得伤痕累累。

  cp16享受了蓝天救援人员的按摩和鲜美可口的鸡汤,cp18吃到了鲜嫩的玉米。

  一路上乌蒙山的高大美丽和赛道的惊险都让我感慨万千。横江的水奔流湍急伴着我们一路前行。六祖文化传播着黎族人民爱家爱业的颂歌。

  当我们三人不离不弃冲过终点线的时候,我深深体会到了……人生的路需要自己去一步一步走下去!努力才能实现梦想!谢谢关心我的朋友们。

  我叫李铁军,网名古剑奇谭,来自湖南怀化的一位普通跑者。我是一名老兵,1995年底去当兵,在广西边防当了三年侦察兵,1998年退伍。回来后,就当了一名普通铁路工人。

  我从2016年4月份开始跑步。跑步之初,只是说锻炼一下身体,跑了几个月以后,别人就说:“你可以去跑一下马拉松呀!”也有的说:“你这样不行的,要多拉几个长距离,才能应付得了马拉松。”经常在一起跑步的这些跑友鼓励我说:“你可以去报深圳马拉松玩玩。”后来,真的报了深圳马拉松。我的首马成绩是315,跑下来后感觉还可以,成绩也不错。

  这两年内,跑十多个马拉松,四个越野。开始从三十公里越野逐渐过渡到一百公里超级越野。第一个超级越野赛得了第12名,也就是2017年昭通大山包越野。那次百公里赛事从头跑到终点的真正完赛者总共不足二十人。

  我感觉昭通这个越野赛事搞得比较好,线路成熟,志愿者热情,补给丰富,昭通的八月天气凉爽,赛事推广力度大,怀化到昭通出行还算便利。基于以上原因,我今年才报了昭通乌蒙山超级越野赛330公里组。

  这次,我8月10日就到了昭通。昭通在傍晚起下起了雷鸣大雨,心里想明天下雨能跑吗?可是11日早上五点起跑时,还是下了雨。跑前雨不是很大,我们开始跑的线路,还好是一段水泥路;跑了十几分钟后,开始跑烂泥水路,这一段路真的很难跑,泥又多,雨越来越大了。

  我开始一直跑在前面,行进的队伍中有100公里组、168公里组、330公里组,各组选手混合在一起跑。特别跑到CP3点的地方,雨又大,下降又大,不知摔了多少跤,边摔边跑。主要是下雨的泥水太大了,小河与路面积水严重,没有办法,趟着浑水也得跑呀!当时全身上下都是水,分不出是汗还是雨呀!

  因为下坡太陡了,腿脚受不了。当时,我也慢了很多,初时,就第一名卡卡超了我,后来又连续几个选手超过我。因为全身都是湿的,脚越跑越疼,脚疼始终影响我跑速的主要因素。我跑到每一个CP点,都休息一下再跑。说真的,每个CP点的志愿者和医疗者都非常到位,十分热情,他们把我们这些普通选手当亲人一样对待。我跑到一百公里的CP点,睡了两个半小时。两个半小时后,我又往前跑,但雨还是没有停。

  过一公百里卡点后,爬升量又比较大,方过一座山,面前又一座山!当时心里在骂组委会怎么哪座山高就爬哪座山啊?!没有办法,也得跑呀!路是自己选的,自己选的路爬也要爬过去呀!上山都是走,无法跑。在夜里,天气寒冷,当时跑步的人好多退赛了。我说:“我决不放弃,一直往前跑。这是以前红军走过的路,是一条艰辛而又光荣的路,是一条走向胜利的路,我要向革命前辈学习,我走也要把它走完。”

  到了第二天,雨停了。对于我们跑者来说就好多了!但路段还是难跑,脚受伤也越来越严重,有一处路的路标特别难找,路标被当地小孩破坏了,开着GPS慢慢寻找,通过十多个小时后,到了下一个CP点。

  我们总共经过二十三个CP点,一共大概睡了七个多小时。我跑到CP19时,我是第五名,我过了CP20补给点后,路段比较好跑!大概三十公里吧!前面第三四名就在我前面,相差不过二三十分钟,我跑快一点应该可以超他们,我大概以每公里五分多点的配速一直往前跑。跑到晚上21点超过第四名。我又想超过第三名,一直往前跑,跑到最后还是没有超越他们。但我到达终点与第三名的时间相差只有十来分钟!

  晚上,到了终点,发觉终点没有一个人,我跑到终点门后面的大厅去,才看到不少人都聚集在大厅里。我在大厅坐了十多分后,打卡人员才来帮我打卡。说真心话,这次志愿者工作非常辛苦,风风雨雨里长时间地等待、坚持,他们不计个人名利和报酬,在艰苦环境中默默地辛勤付出,我为他们点赞。谢谢志愿者付出,感谢组委会精心策划和组织,感谢热情、淳朴、友爱的昭通人民的暖心支持。

  我自全马进阶到百公里越野再到330公里越野,前后不足两年半。我为自己跑了一场国内首场全程补给的330公里超级越野赛而深感自傲。虽然,十多分钟之差,憾失330公里站台机会。在乌蒙山留点儿遗憾,期待来年突破。

  云南昭通乌蒙山风景迷人,是探险越野者的乐土。8月,这里举行了一场330公里极限越野赛。当50岁的俞永富冲过终点时,他的激动之情难以自抑。这其中,有完赛的喜悦和痛苦,也有对生命的感慨。

  自2015年4月到今年8月,俞永富已参加了46场全马以上的赛事。这其中强度最大的,就是上个月的乌蒙山330公里马拉松越野赛,他连续跑了6天5夜,以126小时48分钟29秒的成绩完赛,名列第56名,成为浙江省为数不多的330公里完赛者。

  作为一名纯业余选手,俞永富的身体条件并不突出,“个头不高,还是平脚板”。他选择跑步的原因听起来有点奇葩,居然是为了缓解结石带来的病痛。“我患尿路结石20年,到处求医问诊都不见效,这才开始健身锻炼。这些年来,我每天早晨长跑8到10公里,运动后坚持冷水洗澡。再配合药物,现在体内多颗结石被顺利排出,连医生都感到惊讶。”

  2016年4423公里,2017年5477公里,2018年前8个月4509公里,这些惊人的跑量全是俞永富创下的。从2015年4月23日到2018年8月16日,他共跑了46场全马以上比赛,涵盖公路马拉松及50公里、100公里、168公里、330公里等越野赛。身经百战的他,回顾起初次参加马拉松时的经历,坦言被虐得不轻,“那是2015年4月,我在宁波山马完成了人生的马拉松首赛。当时是个‘菜鸟’,因为起跑阶段跑得太猛,体力很快耗尽,后半程出现岔气,走走跑跑才到终点。”

 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,马拉松42.195公里这串数字对他有了不同的意义。俞永富是宁波《文学港》杂志社的工作人员,他看到村上春树借跑步找到文学的话题,写下了《当我谈跑步时,我谈些什么》,于是得到灵感。今年3月,他创作的散文集《勇超之诺——我的挚爱是马拉松》出版。他的马拉松题材长篇小说《骇道途》预计今年下半年也将出版。

  俞永富不仅自己勤于跑步,还带动海曙区高桥镇一带的跑友一起跑。他组建了高桥长跑团微信群,形成了区域内良好的跑步氛围。

  继今年4月成功挑战了人生首个百英里越野赛后,8月,俞永富再次挑战极限——完成了乌蒙山330公里马拉松越野赛。330公里有多远?相当于从宁波到衢州。俞永富用6天5夜126小时48分钟29秒跑完了全程。

  越野赛的危险程度远高于一般的长跑比赛。除了蚂蟥、蛇、野猪、暴雨、高原反应,还有其他难以预料的危险。“乌蒙山之旅,有雨水、有烈日,有高山草甸、深林幽谷。到第6个补给点,我因为高原反应头晕乏力。进入第12个补给点松林村之后,开始受到蚂蟥阻挠。当地的山蚂蟥弹跳力强,在草叶上直立着,随时可能黏到人身上,我和同伴相互用盐水把蚂蟥淋走。”俞永富说,走出蚂蟥沟之后,他的右腿胫骨筋膜炎发作,小腿肿胀疼痛,但还是坚持着跑完了后面的160公里。

  这6天5夜,俞永富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8月11日早上5时刚开跑,他就遇到了麻烦——迷路。“领头的跑友跑错了一公里。顺着道,我又通过了一次起点门,才转入公路。”赛段以泥路和山间野路为主,开赛前一直在下雨,到百公里时他的鞋子都是湿的,脚泡了近24小时,已经泡胀了,跑起来生疼生疼的。这一路上,他平均每天只睡2个小时。

  乌蒙山是红军长征途经的地方,俞永富说,这场马拉松越野赛是他个人的长征,他战胜了自己。

  积跬步:“@徐可帅,你知道吗?可能我与你的故事,是最精彩的一部分,我怕写不好。也不敢触碰。”

  积跬步:“@黑衣人,就倒过来写,李家沟先写。从终点写到起点。是不是叫倒叙啊?”

  黑衣人:“@积跬步,作家大哥一开口就是不同凡响,若能写出来又该惊天动地了,岂不成了大哥第二?”

  积跬步:“我陆续把毛糙的文字发出来,你们来填充,谁谁在某地,一起跑过的。我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。”

  小安仔:“@积跬步,太会写了,看不完啊。看了一会,精彩纷呈。看完我都还要提高写作能力了。”

  徐可帅:“@积跬步,乌蒙山330公里越野赛,CP4那个下坡,是您捡到了我的手机?”

  积跬步:“我俩恰恰相反,你几天不大号,我一路大号不断的。后半程是黑色的。”看过徐可帅写的一些文字,给我感觉最深的一件事,就是解手问题。

  积跬步:“哦。你写得好。我们比赛过程其实是同步的,只是没有一起走,很多点,是前后进出补给站。多的时候相差三五小时。”

  积跬步:“100终点,没有睡着,而时间估计过了五六小时。约四点到站,八九点才出门。”

  徐可帅:“我其实也差不多。我94公里那个点(好像是SP3)睡了一下。可能20分钟。100公里终点可能睡了2小时。都是自然醒。然后137公里那个换装点,一口气睡了8小时。最后300公里(名樱山庄),睡了10小时左右。反正不可能站台,慢慢搞算了。”

  积跬步:“山庄差不多同时到。我是水库边的公路上戴头灯。我觉得,跑快虽然痛快,但风险太大,慢慢跑,确实是比较稳定,受伤机会要小。该文字可以做进公众号去,缺少你自己的图片,图片都是风景。”

  积跬步:“好。那妹子组团的,有一位腿脚受伤,SP5退赛,她的搭档是谁?是罗兰?我们早晨到,见到退赛的女子。”

  在SP2下行到CP4的泥泞路上,我发现了一只套了塑料防水袋的手机。为什么是手机?为什么?当时,我心里感觉,不以“机”喜,不以“机”悲,单单是发现捡拾到了一件有用的东西。

  我拿起手机,驻足擦去袋子外的污泥,用臂套擦了一遍,还不见干净,用白毛巾再擦一遍。戴手套的手摩挲了一下手机。拿它在手上是没法继续下坡的,我确信,若不一手持杖另一手抓树枝和野草,是移步艰难。此时,要是发现谁袋子里掉落的,刚好看见,叫他一声,递上手机便可。问题是前后没有人。

  我把手机塞在腰包里,腰包本来就只有一个手机可塞。我自己的手机塞着,再添加一个,腰包鼓鼓的,已经超出了腰包可塞纳的负荷了。

  我的心里如有完全对立的两个人在争执。反唇相讥,各不相让。一个叫“自私”(selfish),简称“S”;另一个叫“助人为乐”(helpful),简称“H”。

  S说:“这一趟昭通之行,天上掉馅饼,没白来。”S沾沾自喜,算计着该款华为手机值几个钱。

  S说:“有什么不可?既不是偷,又不是抢,地上捡的,没有人知道。这不就是老天对我的眷顾,不就是上天的舍予嘛!”

  H说:“不值钱的,谁知道你手机咋来路,是偷是抢,人家不敢要。手机对机主的重要意义可不一样,尤其是现在。”

  H说:“有没有想过人家的人身安全,没有手机,迷路了怎么办?不能查轨迹,不能打求救电话。过不了强制装备检查关。”

  H说:“性质是一样的,间接害了他。如若该仁兄看重这只手机,万一有什么想不开的举动,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”

  S说:“没什么本应该的和不应该的,你H文学创作了近三十年,本应该坐享文学恩宠,薪俸优厚,你看看你现在呢,越混越不是个人物,连出个书也求助无门,你是否本应该一贫如洗,永不翻身?”

  H说:“这是有关于他人安危的一件事,不要扯到自己身上来。一个有觉悟的先锋战士,不应该把个人的贪念和物欲过分地放大,这样没有好处。”

  S说:“失主要是过了CP4补给点,志愿者也送不上去。赛后交给组委会的话,他还不是无有手机要被强制退赛。”

  H说:“不急。可能他还没有发现,或者发现了,身边没有伴,借不到手机拨打电话。”

  H说:“时间是要耽误的。以前有一场赛事中,刘佳捡到手机,与机主取得联系,结果机主经常来电话,吵得刘佳一刻不得安宁。”

  S说:“既然不想误了机主的赛事,又不想耽误自己的时间,干脆把手机弃置路上,任别人捡去吧!是祸是福,看他自己的造化吧。”

  H说:“乐羊子乃捐金于野,杜绝拾遗求利、以污其行。丢弃手机虽与此典故颇多相似。若手机遇人不淑,捡去的人据为己有,糟糕至极呀。”

  S和H,你来我往,争执不休。谁也说服不了谁。最后,他们折中处理,带着手机跑,手机电量有限,能持续到哪儿算哪儿。

  出站前,我偶尔看到徐可帅(应本人要求,化名)正坐着吃面。我说:“我说你跑得很快,没说错。”

  出CP5,与邱学华一起跑。腰包调整至后背,手机与水袋背包底部的手杖,不断地磕碰,产生抖动。我以为手机振动。伸手触摸,手机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徐可帅对我总有点抵触情绪。为了什么?我不知道。他总觉得我在轻视他。其实完全是他多心了。我说他跑得很好,是真心对他的肯定,哪里有半点反讽之意。

  徐可帅说:“是一只金色华为手机,加一个塑料防水袋。估计下坡的时候丢失的。”

  我拿出手机,我说:“刚才听到手机铃声吵,关了手机。好在手机掉在路中间,掉在坡下的草丛里,就没人捡起来了。”

  他说:“是的,为了省电,我手机全程都是飞行模式,电话打不进来的。那铃声是起床铃声,比赛前一天设置的。我跟志愿者说,希望她帮我留意一下,看是否有人会捡到手机交过来。”

  我说:“我想把手机交给邱总指挥。”S觉得,好歹邱总帮咱这一件拾金不昧的好事宣传宣传么。H鄙夷地嗔叱S,你真不会做人,不知道啥叫:施恩勿记,受恩勿忘。

  徐可帅拿到手机,正是他的手机。感觉实在太神奇了。他双手合十,连连点头,不停地说:“我遇到贵人了,遇到对的人。谢谢,谢谢!”

  我们跑进CP6补给点。我在喝粥时候,徐可帅向志愿者要了一碗乌鸡汤。我也给志愿者大姐说:“大姐,给我也来一碗乌鸡汤。”

  自从我还给徐可帅手机后,再没有出现S和H纷争的局面,心里坦然敞亮了。我觉得,这样一位拾金不昧助人为乐的好人,他不完成330公里,哪还有谁会完成330公里呢!

  回到家,我给家人一个猝不及防的问题:“我在赛道上捡到了一只华为手机。”先卖个关子,没往下说。

  中年人,有许多生活窘态,要养老要育儿,要柴米油盐酱醋茶,要面对疾病和高昂的医疗费,在逼仄的寄生空间里,要迎风挡雨,忍辱负重,人会越益变得现实,浪漫越益销声匿迹,梦想辽远,会滋生出一个若隐若显的小我。在补给点,有选手错拿或者顺手牵羊拿了别人的黑钻手杖,明知错了,不肯归还,大概他们也有不能明言的难处吧。当真正放下物欲的反复纠缠,心无杂念,身心变得极为舒畅。我愿遇见一只小鸟,一泓山泉,一段歌声,一朵白云,一片格桑花,也不愿遇见一只不是自己的手机。

  草原上的标很难找,多数标都在地上。有很多标被破坏了。要么被风雨刮走,要么被牛羊吃了。甚至还有可能被人为破坏。我也有迷路,好在有手机轨迹导航。没严重迷路而已。据说郭伟庆在这迷路一个多小时。最终精神崩塌,决定退赛。顺便说一句,据说他压根没下载轨迹。我也是信了邪。330公里,就那么信得足的标?

  徐可帅:“我叫徐可帅。谢谢您捡到我的手机啦。你的赛记我每一篇都在好好读。写的真的很详细生动。再次祝贺您完赛乌蒙山330。没有你帮忙捡到我手机,退赛或者关门只是迟早的事。再次感谢您。”

  积跬步:“谢谢!你赛前功课做得细致入微,很好的,我是随意跑跑。还给了你手机,我身上的负荷轻了很多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